沖繩観光資訊:女兒把父親拍攝的沖繩傳達給大家的像“家”一樣特別的地方---平敷兼七Gallery(浦添市)

女兒把父親拍攝的沖繩傳達給大家的像“家”一樣特別的地方---平敷兼七Gallery(浦添市)

post : 2017.12.13 08:00


[攝影/平敷兼七]

沖繩古時是王國,而且現今王國仍然在繼續著。譬如作為“空手道王國”、作為“手工製品王國”、作為“傳統藝能王國”的存在。其他還有很多這樣的王國,在這裡想介紹的是作為照相(寫真)王國的沖繩。
 
從幾十年前起,山田實、東松照明、森山大道、荒木経惟這些舉世聞名的攝影師們就全都來到沖繩,把沖繩與日本本土不同的空氣感及皮膚感覺印刻在他們的相片上了。就在最近,初沢亜利還來沖繩居住了一年多,拍下了真真實實的沖繩的日常(對於日本本土出生的人們來說是不平凡的)生活。


[攝影/平敷兼七]

當然,不只是本土的著名攝影師不斷地把沖繩作為自己的被寫體,一直執泥於拍攝自己的故鄉之島的沖繩出身的攝影師也是不計其數。就像平良孝七攝影大師、資深的石川真生及仲程長治都是這樣。年輕一輩中有石川竜一、豊裡友行、TairaJun等攝影師也是這樣(都是我的個人所好)。還有『MoMoTo』、『Porte』、『Okinawa Ichiba』等等,活躍在沖繩媒體的攝影師更是名不勝舉。


[攝影/森信幸]

最近在這些沖繩土生土長的攝影師中有一位得到重新評價。他的攝影作品,以南大東島等沖繩離島、二戰後在背後支撐著沖繩的娼妓、生命力很強地生存下來的小市民和孩子們為主題,一直腳踏實地地拍攝著島上人民的生活寫實。他,就是平敷兼七(Heshiki・Kenshichi),2007年出版的『山羊的肺』是他的代表作。此作榮獲2008年第33屆伊奈信男獎。可惜他在獲獎的第二年,61歲時早逝。然而,晚博世人高度評價的平敷的作品,現在也可以在這間家族經營的手工展廊觀賞到。
 
從那霸市區沿58號國道北上約15分鐘,沿海一側是寬闊的美軍基地,陸地一側可見富時代感的水泥建築,平敷兼七展廊就是在這個讓人感受得到沖繩與日本本土不同氛圍的浦添地區。



一開門進去,就會被與國道的喧囂形成鮮明對比的寂靜空間所包圍。這裡展出的膠片相機拍攝的黑白照片多為平敷本人的原始相片,就連相框據說也是他自己作的。平敷七海(Heshiki・Nami)女士和西原真基(Nishihara・Maki)女士、在這可以感受著父親眼光保佑的地方,星期二以外的每天都會親自接待訪客。
 
「小時候根本看不懂爸爸拍的照片,感覺又黒暗又沈重又可怕,心想:這樣的照片怎麼能給別人看呢!讀谷村的Chibichirigama(沖繩戰役時從嬰兒到老奶奶,很多的當地人民集體自絕的天然洞穴)的系列作品掛在走廊牆上,我害怕得不敢去上廁所。隨著年齡的增長,漸漸的對爸爸的照片有了不同的看法。」
 
二位說,真正感覺到父親照片的好是在他去世後。


[撮影/平敷兼七]

「從年輕時就和父親有交流的人們呀、比較近期受過父親照顧的年輕人等的,敬慕父親的人們開始進出展廊,我們也因此有更多的機會從他們的口中得知父親在家庭以外是怎樣的人。這樣就好像明白了父親都是以怎樣的心情拍攝了每一張照片。之前想說『這是什麼呀!』的作品,在認識了了解這張照片的人,譬如說被拍的這個人告訴了我們父親當時拍下這張照片的瞬間的情形後,我們就會有『啊--,原來如此』這樣的親近感。」



就像很多的藝術家一樣,平敷先生的人生也是充滿了波折。
 
「其實,爸爸曾一度停止攝影,在國際通開了一間牛仔服裝店。那是在沖繩歸還日本後,從70年代後期開始做了10年左右。這家店成了『要買牛仔服就去他家』的超人氣店,但爸爸『還是想拍照片』……從此家境變得窮困。爸爸一邊做著像燒陶等的臨時工,一邊重新開始了攝影,慢慢的、穩穩的。對了,爸爸很喜歡蝸牛,甚至把蝸牛做成他的牛仔服店的標記呢。」


[攝影/平敷兼七]
 
看照片就可以多多少少知道攝影師的為人。拍照的人的感情呀性格會被投影到被拍的人的身上。平敷的照片,低調清淡的居多,印象強烈的或是華麗的要素幾乎感覺不到。拿電影來比喻的話就像是小津安二郎的作品。
 
「爸爸曾經常說:『第二名比第一名好』。他很低調,完全不是自己第一的自我主張強的性格。」
 
七海女士還自豪地說,父親不僅照顧後輩攝影師,主辦的攝影班連盲人都教。可能正因為他這樣的為人,「受過他的照顧」的好幾個攝影師為了支持平敷兼七展廊的運營,從第3次企畫展以後每次都匯集一堂。


[照片提供/平敷兼七展廊]
 
例如:支持者代表TairaJun先生幾年前開了一家以山羊為主題的餐廳『rat & sheep』,平敷先生就每天都去吃飯。 「餐廳有時作藝術家的個人展會,Taira先生想起來告訴我『平敷先生只有收費展會時才會來看』」。七海女士每每說到父親的事都會不禁嘴角溢笑。



今年春天出版的平敷兼七遺作寫真集『爸爸是攝影師』的書名及裝訂是由攝影師石川真生想出來的,她至今都還是來展廊隔壁七海女士的美容院請她剪頭髮。
 
「我們對攝影完全是門外漢,但想讓更多的人可以看到父親留下的照片,就是僅僅只為這個想法,去年2月開出了這間展廊。什麼照片該怎樣展示、該考慮怎樣的主題來開作品展什麼的,根本不懂」。有關照片的好的保管方法、企畫書的寫法、廣告傳單的作法、展廊的經營方法,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意見和幫助。



展廊開張後,至今沒有接觸過的人、在七海和真基的私生活圈裡沒有交接點的各種各樣的人都會來訪。 「有些年輕人還會煩惱地來問:『我搞攝影,但不知該拍什麼好?』這些人來看爸爸拍的照片,讀他寫的日記,找尋自己的要走的路。有從東京來旅遊的人,從下午2點一直呆到晚上8點,還有人一個月來幾次的。可能因為這里呆著很舒服吧,還有人說這裡是『大家的秘密基地』、『這裡門檻低(親民),很好來』」。



在採訪結束時我們問了二位對父親的回憶。
 
「每當在工作上碰壁的時候,爸爸都是很好的商量對象。我會一邊幫他剪頭髮,一邊講給他聽丈夫的事啊、工作的事。老實說小時候我討厭他,因為那時跟妹妹猜拳,輸了的有時會被他一起帶去離島攝影。那種時候我就想快快回家。現在想想,他是個不太會控制孩子的爸爸吧」。如今七海女士在想起過世父親時,長大成人了的自己能說出「爸爸,你好棒」,相信當時自己一定也是很幸福的。
 
「嚴格的爸爸也不受孫兒們的歡迎。可能是因為他對小孩子們也跟大人同等對待吧,在同一視線上交談、要求他們與大人一樣的回答。10年前爸爸與一青窈對談過,那時我真心覺得他好帥哦」。真基女士是最小的女兒,說她總是做平敷的專屬助手。與言辭相反,從她的表情中明顯的流露出對父親的愛。


[撮影/平敷兼七]

對過世父親的思念,與想讓一直以來支持父親的母親能夠過得更好的願望,再加上知道父親的人們的想法,維持著這間百分百手工的展廊。 『寫真館』這樣的漢字名要比洋氣的字眼『Gallery』更適合它吧。
 
「爸爸討厭嶄新鋥亮的東西,就連新的提包也要特為磨舊加工,新車還要油漆過再故意搞臟。」小孩比舊東西更喜歡又新又亮的東西,但長大了會對舊的東西、不華麗的東西、彷彿纏上了歲月影子的東西的雅緻,也能品味出來了。也許這是因為每當人們經歷人生的喜怒哀樂後,會具備在此之前沒法具有的審美觀吧。


[撮影/平敷兼七]

「爸爸常說:貧窮、忍耐、希望。在他留下的日記裡也寫了有關資金周轉、人際關係的事。像『需要工作』、『那傢伙為什麼那樣講』等等」。重新面對對方,誰都會有第一次發現以為知道對方,實際上卻什麼也不知道的事。
 
 
「原始照片的好處很難表達,我們會像蝸牛一樣慢慢的、細細的不斷的發信出去。雖然沒有利潤,但託大家的福展廊可以勉強維持下去了。去年秋天以來,在法國和美國也開了展會……」

按下相機快門的是人、鏡頭對著的也是人、沖印出來的照片裡顯現出來的也同樣是人。就這樣,由人留下的想法情念,再不斷的由人傳承給人,沖繩是如此幾百年地存在下來,今後也會如此持續下去。讓我們這樣感受到,也許正是平敷兼七展廊的魅力所在。
 
 
平敷兼七 Gallery
 
住址/沖縄県浦添市城間1-38-6
電話/090-3792-8458
營業時間/10:00~18:00
固定休假日/星期二
 
 
沖縄CLIP照片撰稿者 福田展也

 

Information

沖縄県浦添市城間1-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