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観光資訊:小濱島的結願祭

小濱島的結願祭

post : 2017.12.17 08:00

小濱島被稱為八重山的「肚臍(中心)」。 2007年被指定為國家重要無形民俗文化財的小濱島結願(KichiGan)祭,是祈禱今年一年的豐收和健康,感謝祈願達成,為這一年的還願,並祈禱明年的五穀豐登和安康的節日。結願祭的主要節目是第二天的正日(ShouNitu)。那天會在嘉寶根禦岳(KafuNiwan)的神庭(Za-)奉演20多種的文藝表演。


在嘉保根禦岳的鳥居門下的Mi-raku-隊列。 Za-ma-ri就從這裡開始。
 

結願祭是按農曆奉行。 2015年的正月是11月20日,平常不容易進入的御岳(聖地),只有這天島上變得格外地熱鬧萬分。對於要上演的奉供藝能的期待而忐忑不安、激動不已的島民、遊客、媒體採訪人員等眾多的人們前來共襄盛舉。當人們的喧嚷聲變為像水波似延展的寂靜時,白色鳥居的門框下出現身著金色古代服裝的彌勒。由彌勒領頭,藝能表演者們繞著會場行進著。從鳥居的深處隱隱傳來三線琴的聲音,彌勒由穿著長袖服裝的女孩和舉著旗子的男孩及穿戴美麗服飾的島民牽引著,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高座。隨著隊列的行進,「彌勒號子」的歌聲和三線琴的音樂也漸漸的響了起來。


這隊列緊挨著觀眾席行進,使KBG的老奶奶們也無比開心。
 
從 聽說過:「小濱的結願祭的特徵之一,就是歌唱者們和伴奏者們都不用麥克風等音響設備,所有的人都是用自己的原聲進行表演」。現在的表演,無論哪裡的舞台表演都理所當然地加入音響,像這樣的表演方式還是很少見呢。歌聲與三線琴聲隨著行列走近而變響亮,然後又漸行漸遠,彷彿音樂也與神明一起遠近變化。在眼前展開的祭奠儀式,是從幾百年前開始繼續下來,但這歌聲和三線琴聲的樸實感,卻反而讓人倍感新鮮呢。


兩頭獅子舞Za-ma-ri。可能是因為很少能這麼近距離的觀拜吧,被它的迫力搞得心跳加劇。
 
小濱島是由北和南兩個部落構成的雙分制地域。北部南部分別以各自的傳統文藝節目輪流奉演。北面的守護神(彌勒)的隊列與兩頭的獅子舞結束後,南面的守護神(福祿壽)就與演員們一起舞蹈起來。


福祿壽隊列的行進。 Za-的頂上支起了天幕,意為著神明遮擋日曬和雨水。
 
巡座的舞蹈結束後,就是棒術的表演,會場中做起了舞台。男子們利索地行動著,僅用40分鐘左右就搭好了很結實的舞台。這舞台朝著禮拜場,客席也隨之移動。等觀眾重新坐好後,會用島上的方言請在場的所有人面向禦岳的神明方向禮拜。不僅是神女(司儀),連在場的全體都朝神明的方向行禮的做法,確實非常有琉球弧島的特色。


就在被很利索地搭好的舞台上,文藝表演一個接一個地上演。圍著舞台的所有男性島民都身穿藏青色的和服,而這些服裝都是他們的母親或妻子親手製作而成。
 
節目中有孩子們可愛的舞蹈、節奏感很強的舞蹈、由男子表演的狂言、還有表現女性的悲傷的舞蹈、更有幽默的舞劇。有時,觀眾會因為看到舞者由於長時間跪坐後,站起來時腿麻得不能行走,退場時走得歪歪扭扭的姿勢而笑聲四起。正是因為這種當地才有的和樂融融的節日氣氛,使這種意外也變成了一種享樂。


「Hapira」是傳說中小濱島秘傳的年輕人的舞蹈。艷麗的鮮紅的服裝給人印象深刻。
 
小濱島的才是正統的「小濱號子」,從隻流傳於小浜島的「Hapira」開始,不僅是八重山的藝術表演,還採用了很多沖繩本島的藝術表演,狂言和舞蹈也一個接一個地上演,讓人連喘氣的功夫也沒有。


在八重山很有名的「大鷹號子」,描寫生育了2頭小鷹的母鷹教它們飛翔後,2頭小鷹安然離巢的故事。優雅的舞蹈和格調高雅的三線琴彈唱使會場沸騰了起來。
 
「禦岳的蟬每年都叫得很響,所以不想輸給蟬鳴的我們就扯開嗓子大聲地唱民歌。結果,不可思議的是蟬卻越叫越大聲,簡直像是蟬鳴和民歌的對抗賽了。而且我們的攝影裡一定會有蟬鳴聲,所以如果沒有拍攝到蟬鳴聲的影像的話被說成“這不是小濱島的結願祭!假的吧! ? ”到了這種地步(笑)」,這樣告訴我們的是為南部村莊的民歌保存而努力的第58代在衝鄉友會會長真榮裡悟先生。對蟬鳴的吵聲我稍稍作好了思想準備,但不可思議的是,那天蟬卻不聲不響,一下都沒叫。到底怎麼回事啊,今年完全沒有聽到蟬鳴聲。還會有這種事!


KanZakuKyonGin(鍛冶狂言)的一幕。想必台詞全部用小濱島方言吧。語言和文化・文藝就是這樣傳承下去的。
 
鍛冶狂言的壓軸戲:讓牛牽引千錘百煉鍛造出來鋤頭的場面開演了。當兩個年輕人開始邊唱邊趕牛前行時,會場的全體觀眾應和著曲子打起節拍伴奏。那時的回應聲大得響徹雲霄、震撼了會場,連小編都嚇了一跳; 一時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當然大家是一定沒有事先商議過要這樣做的。這是長年累月傳承下來的文藝節目,只有島民才懂的內容。第一次聽的歌叫做「U-rontunojira-ma(初夏的勞動之歌)」。應該是用了小濱的方言吧,雖然完全聽不懂,但扯著嗓子大聲唱的年輕人的歌聲,和觀眾助威的吶喊聲交錯地持續著。我想像如今的農耕幾乎全部機械化了,機器的聲音太吵,不能唱歌了,但以前用牛馬耕作時很安靜,可以悠閒地唱歌啊。說不定這是給耕牛加油鼓勁的歌呢。可能是因為頭頂懸掛著帳幕的原因吧,人們的聲音不會被吸入空中而淡出,會場彷彿是一個生物般非常具有一體感地激動著。 “這才是長年繼續下來的祭日嘛!”,小編深深感慨地體會著結願祭的空氣。


你會被舞女的眼光和優雅謙恭的手勢深深吸引。請大家也用自己的耳目、肌膚來體會結願祭。
 
在舞台上演出的節目、從幕後迴響起的三線琴歌、身著美麗服裝舞蹈的島民們。舞者們也因為安全跳完舞後放鬆了肩膀,舒緩了臉上表情。可以看到觀眾席上臉上露出滿意表情的長老、還有用認真的眼神凝視著朋友或前輩的舞蹈演出的少女們。在Za-ma-ri的過程中,當看到神明站立在自己眼前時島民們的表情真是無法形容。還有老奶奶們注視著彌勒及福祿壽的恍惚的表情,有些老奶奶甚至熱淚盈眶。
 
無論是舞台還是觀眾席,放眼望去,小濱島的結願祭的一切都從古延續、保留、傳承至今。希望大家都去看一次吧。
 
 
沖繩CLIP照片撰稿者: 安積美加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