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観光資訊:不逞強、不強求,在愉悅的每一天淡然出產的器皿〈茜陶房(浦添市)〉

不逞強、不強求,在愉悅的每一天淡然出產的器皿〈茜陶房(浦添市)〉

post : 2019.05.27 08:00

 

有陶藝王國之稱的沖繩存在著許多極具特色的陶器工房;那霸市內的壺屋和本島中部的讀谷村的發祥地就不用說了,從北部山原一路到南部的與那國,在沖繩小島上職人們的雙手,每天、每天都在燒製著器皿。這次拜訪的是位於浦添市內幽雅風情的外人住宅區內,形成獨立陶藝世界的茜陶房之與儀祥子小姐和下地Kaori小姐。在這個用沖繩方言稱做「Urizun」的初夏沖繩有著涼爽的風吹拂,不會太熱,拜訪的那一天,包圍著工作室的寬廣庭園裡種植的琉球松,被微風吹拂著,穿過樹蔭的陽光也因此閃爍著粼粼波光。

 

出來迎接的兩人是就讀同一所國中和高中的兒時玩伴,1997年工作室創立以來就一直是工作上合作無間的夥伴;「小心駛得萬年船」做事非常謹慎又很細心的祥子小姐和「橋到船頭自然直」順其自然而自由奔放的Kaori小姐。可以看到兩人發揮各自長處並相互支持著。

 

「製作出接近生活的東西」成為這兩位性格相差甚遠的人一起共事的契機,兩個人創作出的器皿主要為生活中會使用到的餐具和花瓶,自我主張不會太強,就像舞台劇中黑衣人的角色一樣,襯托出盛在器皿上的物品。而且具有適應性,不論在什麼空間都可以完全融入,這些深色調、微美的漸層色和優美的曲線等,就如同不因應時代變化與流行退燒影響下的骨董一樣,兼具品味之美。

 

 

 

 

「客人若在挑選器皿時一邊想像料理盛在餐具上,或是用這個器皿吃飯時的畫面,我會覺得很開心,不是食物也可以,喜歡花的人若將花放在上面的話,也會很開心的」。Kaori小姐說了之後,祥子小姐接著說「我自己覺得很搭配和式料理所燒製出來的盤子,客人就會說出『這個跟司康應該很搭』之類的話,又或是在早春燒製器皿時,我腦中想著的是這盤子可以盛裝螢火魷和油菜花的義大利麵,但在其他人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另一個畫面等,雖然說我們以這樣子來使用、被使用的特定想法下所製作出來的,但因為沒有限制用途,所以希望大家發揮想像力,用更多種的方式來享受這些器皿」。

 

Kaori小姐說「我們在製作物品時的立場是會思考器皿在實際被使用時的具體狀況,並且在招待任何人時都可以拿來使用的。例如,像今天一樣神清氣爽的日子裡,在庭園擺放桌子享受料理之類的,在想著這樣的畫面時,就會考慮有不易翻倒設計的玻璃杯、或是在餐桌布置上有一個可以襯出高低差的高腳托盤的話也不錯,又或是有碗的話就可以拿來裝水果之類的。紀念日時使用的器皿帶著黑色調雅緻的風格,點個蠟燭用餐的感覺也不錯,很多都是從這些故事情節來開始製作物品的」。

 

 

 

 

在茜陶房裡,並不是採用兩人各自分別擁有的世界觀來製作,而聽說是2人互相理解「想要做像這樣的東西」後才會攜手合作。

 

祥子小姐說「想做的東西會變化,也會因為年齡的不同而改變呢,年輕時追求的是樸素又閑寂幽雅的世界,但隨著年齡增長,反而就會比較想要繽紛華麗的色彩了。在還有體力的年輕時期可以做出來的東西,現在反倒做不出來了,取而代之的是累積來的經驗下只有現在才能做出的器皿」,而這樣的變化不會在兩人之間產生摩擦、衝突嗎?

 

「想要製作東西的變化也非常合,兩人的生理時鐘很相似吧」,當祥子小姐這樣說時,Kaori小姐也一邊點頭一邊說「在思考狀況時的環境也非常多共通點,所以我們才能像現在一樣,找到一起製作的風格」。

 

「這裡沒有分誰是主管,因為我們的關係是平等的,在同樣的年數中,與累積豐富經驗的人相比,並沒有想說已經完成了些什麼。早上起床、製作,然後睡覺後又起床,就連『走到庭園想喝個咖啡』的時間點也一模一樣,雖然說一直休息是讓人很開心的,但當情緒來了就一刻都不停止般的一股腦兒做下去呢」,兩人的話立即相互重疊,已經分不清是誰在說哪一句了。

 

 

 

 

兩人高中的選修課都是選擇美術,從小時候開始就夢想著要進入美術的世界,但高中畢業後,卻分別選了不同的道路。

 

祥子小姐專攻油畫,選擇了東京的大學,1年級時有了學習到木工、雕刻、陶藝、設計、日本畫等的機會。聽說在這當中覺得陶藝最有趣,於是就和系主任央求希望從油畫轉成陶藝專攻。「木工車床也是這樣,是會讓人沉浸在轉動的事物當中,感覺自己成為了旋轉機器的一部分,說是成為工具,更確切地說是這樣合而為一的感覺令人愉快,而這樣的感覺到現在都沒變…。

 

油畫的道具自己就可以準備,就算不在學校也可以繪畫,但陶藝就一定要有拉坏機和燒窯機。在大學裡因為有幾個燒窯機,因此有著可以一人使用一台的良好環境,從這方面來看就覺得既然要學,認為陶藝比較好吧,所以下定決心專攻陶藝」。學生時期只顧著製作陶藝,休假的時候很常造訪益子和笠間等關東近郊的陶藝產地,實習之旅時到訪了伊萬里等九州全區,還有去備前、美濃和瀨戶,個人旅行時也去了滋賀縣的信樂。畢業後在涉谷陶藝教室擔任6年左右的講師。

 

 

 

 

在那個時候,Kaori小姐則是做了些什麼呢?

 

「我高1時實際感受到自己的美術程度不足,所以放棄進入美術大學就學,選擇女子大學並開始學習英文,畢業後進入了航空公司就職。正因為覺得遠離了美術的世界,放假時就會去美術館和畫廊走走看看,欣賞各種類型的作品,利用雜誌和書籍接觸藝術。在沖繩的美術展不是很少嗎,所以高中時就想要到沖繩縣以外去,利用這個機會來到東京念書,比起想要到這個學校來學習,感覺去到縣外才是真正的目的,在那裡很開放,而且四季分明,很享受那個遼闊的未知世界」。

 

上班之後開始到世界各地旅遊,接觸到各個地區魅力的Kaori小姐從沒想到自己會用製作來度過人生,但是製作器皿的這個想法應該很早就在心中殘留著如火花一般吧。比祥子小姐早2年回沖繩且逍遙度日的Kaori小姐,在想創立陶藝工房的祥子小姐的詢問下,很快地就接受了一起創業的邀請。

 

「父親是個沖繩陶器的愛好者,常與新垣榮三郎交流,家中擺有沖繩陶器可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所以很早就知道陶器和瓷器的不同,高中上美術課的陶藝課程時,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美感吧(笑)。沒錯沒錯,父親所收集來的那些沖繩陶器,有著讓使用的人微笑的力量呢,例如,在壺屋所燒製的古物茶杯&茶托;而那個茶托有點太深,要從握把部分拿起茶杯時手指會碰到,有點不太好拿,但儘管如此父親還是很愛這具杯組,每當使用這個茶杯&茶托喝咖啡時,父親就會笑著說『這應該是沒喝過咖啡的人所做的杯組吧』,而我就是喜歡看著這樣每次重複的畫面,這大概是在我國中的時候,對我來說,這就是我會開始做器皿的出發點」。如果這個是Kaori小姐的出發點,那祥子小姐就是這個,「我的碗、我的茶杯是我的原點,生長在過一個新年就換新餐具的家庭中長大,每年都很期待新餐具的到來,就連弟弟用的餐具都是我來幫他決定的。因為很容易摔壞,所以有著必須要好好使用的這般特別感覺,長大後想到自己正在製作自己的餐具時,就算是現在還是偶爾會有『哇~』的感覺」。

 

 

 

雖然走的路不一樣,性格也完全相反的祥子小姐和Kaori小姐,在她們的生長環境和度過的時代性和接觸到的文化等,似乎有幾個相似的共通點。
 
「與父母那年代的生活型態很相似,民藝運動時受到注目的沖繩陶器也好,高速經濟成長下的家電製品也好,感覺到家具和廚房的風格都一樣,我們可是生在將廚房稱做台所;伙房的年代(笑)。那種帶著古老懷舊的風格就反映在我們的作品上,當有了『一起做出這樣的東西吧』的想法時,是沒有必要用言語說明的」。
 
陶茜房的陶器會讓人聯想到1950年代所代表的中世紀設計風格。偶爾和家人到外面用餐,像是1950年代創業的沖繩老餐廳Pizza House和月苑飯店,大概也是受到美軍佔領時期所興盛,稱作琉美文化的國際性文化的影響吧。
 
「創立茜陶房時思考著要將點設在哪時,就覺得這個外人住宅區最合適,帶著懷舊感的木窗及地板的古老風格與本身簡樸的外觀,這就是我們喜愛的空間」。
 
 
 
她們所燒製出的茜陶房的陶器,用外表來判斷的話,是一個沒有「沖繩味道」的器皿。盡可能排除過多的裝飾,非常簡單,也沒有繪製出沖繩般印象的圖案,但即使是這樣,用著「能讓生活變快樂般的生活器皿」這樣的製作態度和每一個器皿所誕生的故事就有某種沖繩的味道,誕生於美國統治下的沖繩,接受了日本本地和世界各地文化魅力的薰陶,她們所做出來的物品也可以說是另外一種沖繩風格。
 
「沖繩的紅土如果不厚一點的話,會不好塑形,而且在這個傳承了悠久歷史的陶藝世界裡當然也有很多規則呢。而在那個地方學習陶藝的我們,從東京回來後,要開始所謂的壺屋燒陶製作又覺得那裡不對,本來就沒有一定要我們來做這件事,我們也沒有背負傳承的資格」,談論的祥子小姐和Kaori小姐兩人無法想像未來會如何。祥子小姐認為「不設立目標、不決定課題,盡自己的感覺、盡自己的狀態來製作,希望能接納原本的自己來做,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長久持續下去,就算變老奶奶也要繼續製作下去」。
 
Kaori小姐直率的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呢,也有許多煩惱的事,很容易就看到讓人不開心的事。正因如此,才不能不努力尋找快樂的事,當傳遞了快樂的事情後,就能以『阿,我很幸福呢!』這樣好的方式來欺騙自己,能夠每天快樂的生活是最棒的,在製作器皿時的我也是這麼想」。
 
正想問還有沒有話要說時,兩個人就這樣的回答,她們最後留下的談話,也非常有沖繩風格。
 
茜陶房
地址/沖繩縣浦添市城間4-34-3
電話/098-876-5453
營業時間/13:00~18:00
公休日/星期四、星期五(有時會因故公休)
網址/http://akanepottery.com
 
沖繩CLIP照片撰稿者 福田展也

 

Information

沖縄県浦添市城間4-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