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観光資訊:以紅型為媒介連結過去與未來橋樑的人〈加治工紅型(那霸市)〉

以紅型為媒介連結過去與未來橋樑的人〈加治工紅型(那霸市)〉

post : 2019.05.28 08:00

 

「祝賀或是有喜事時,很多人會購買的是與我們有關的紅型。雖然有一天自己做出的作品會像嫁女兒一樣,但還是會一邊想著希望嫁去的對方可以為此感到開心,一邊工作著呢,每一件作品從想法的設計開始,到最後的完成都是由一個人來製作。當然,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非常花費時間和工夫,但是看到購買的人穿戴在身上,就覺得那些辛苦都值得了」。

 

說出這句話的正是紅型職人之加治工攝先生,這位年紀僅37歲的年輕製作者,在2015年就自己獨立開設這間加治工紅型。加治工先生時常在想「希望將自己生長的小島所擁有的豐富資源及沖繩文化的魅力讓更多人知道,讓這些特色融入人們的生活之中」,便開始著手製作腰帶及壁毯、包袱巾等作品。

 

 

 

 

 

「現在的房子和以前居住的房子有很大的差別,生活型態不也是有所改變嗎?以前的人會請職人製作刻入家徽的托盤或是包袱巾,但現在已經沒有人在做這些事了。雖然大量製造下的商品優點是價格比較便宜,也讓生活更便利,但是在這個生活便利的現在,能夠長久使用這手工製作下的物品確實是很幸福的。就像我童年時代一樣,理所當然的認為生活中所使用的物品都是手工創造出來的,也因為這樣我一直在想,像沖繩有個這麼好的東西,希望在這個世上讓大家不經意地接觸到就好了」。

 

在這與友人一起合作且非常講究的工作室裡工作的加治工先生,身上穿著的是「時下流行」,但對於傳統卻是非常著迷。父親是八重山的鳩間島出生,因親戚大多搬至沖繩本島居住,所以大家有什麼事都會聚在一起吃飯喝酒,共同分享著沖繩擁有的熱鬧生活,還有從小就被三線琴和工藝品等沖繩文化包圍長大下,而影響著加治工先生。

 

 

 

「因為很喜歡古紅型,比起看電視的時間,著手收集紅型資料的時間還比較長,於是一邊看著這些紅型一邊思考,我們都稱以前的花紋樣式為"古典",認為它就是古老的東西,但其實這些應該都是當時的流行先驅」。受到中國和日本等海外文化,或是受到時代的感性下而激發出來的靈感,如果要以現在來作比喻的話,就相當於設計師般的繪圖師在製圖,然後由染色師塑造這個世界。就這樣有許多的作品問世,其中有幾件作品頂住了時代的變化而留存至今,那些作品我們稱作古典。

 

「現今自己所生活的時代也受到許多事物的激發,受到美國流行文化影響下的沖繩也是其中之一吧。因此,對於前輩們所遺留下來的東西負責的同時,也希望可以追求自己生存的『當下』所誕生屬於自己的紅型」。

 

 

 

 

加治工先生的作品多以沖繩的花草和生物為題材居多,也有不少將散步時所看到的景色轉為想法的情形。收在腦中抽屜裡的傳統花色對自己親眼看到、感覺到的東西產生了反應,而出現「就做這個吧」的想法。不是直接使用以前的花色,而是依自己的方式來配置和設計這些主題的間距、大小和留白等,這就是加治工先生的作風。

 

例如看到燕子在飛時,腦中抽屜裡就會出現燕子和牡丹的傳統花色。聽說掌握著師傅所教導「在外面走路時,要仔細觀察」這點,看見花的時候就會觀察花的方向、葉子的形狀和彎曲的方式、被蟲蛀過的痕跡等,在眼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因為活用著自己實際所體驗到的事物來設計,因此才能做出這充滿生命力及躍動感的作品吧。

 

 

 

加治工先生開始對紅型產生興趣是在大學時期。當時,只顧著打工和玩樂,念書則是其次、其三。因為小時候就喜歡畫畫,畫了各種插圖和設計,而對當時常看的平面藝術為之傾倒。那時候的加治工先生有個粗略的想法就是畢業後想去東京從事藝術和設計方面的工作。

 

「在國際通有一間叫做MAX的服飾店,而注意到了這個標誌上的設計,在這之後,雖然沒有什麼關係,但知道了這個是由賀川理惠小姐所設計的紅型花色。有一天在稱作沖展的美術展上,對偶然遇見的紅型作品感到震驚,完完全全被紅型的色彩和設計所吸引了」。

 

在對紅型的感動還沒有冷卻前,加治工先生在那霸市傳統工藝館體驗了紅型。「本來以為可以做得更漂亮的,卻無法按照自己所想來製作,覺得不甘心,雖然對於畢業後要做什麼還沒有明確決定,但在那時的我就決定要進入紅型這個世界了」。

 

 

之後,加治工先生就報名了為了培育繼任者,由傳統工藝復興非常熱心的沖繩縣和琉球紅型事業協同公會每年所舉辦的繼任者培育計畫。在當時男性來報名可是非常少見的,所以就這樣順利通過考試,畢業後就立刻拜知念紅型研究所的知念貞男先生為師。

 

紅型和沖繩其他傳統工藝一樣,在沖繩戰役後工作室和製作者都被擊潰,技術一度斷絕,在戰後沒多久,開始著手復興這呈現崩壞狀態的紅型工藝的是以城間榮喜先生為首,位於中心的三宗家之一,還有知念貞男先生的知念家。至今在職人與希望成為職人之間仍有非常高的人氣,且不是簡單就能進入的工房。

 

在「幸運能夠進入」知念紅型研究所裡,與60和70多歲的資深職人一起工作了11年。工作比想像中的還要困難,儘管如此,聽說工作室有著在家一樣的氣氛,工作雖然艱辛,但卻有像和家人、親戚一起工作的感覺。「因此才能持續下去」加治工先生懷念般回想地說,紅型的作業程序有印花紋、上劑、調色、暈染、用蒸氣定色、貼防染糊、染底色、水洗等步驟,熱衷於培育繼任者的師傅大約每隔3年就將各式工程交給他處理。

 

 

「當入門做弟子時就曾表示,10年的時間就想出來獨立,師傅推了一把說『如果想要開自己的工作室,那就在沖展上展示作品』,到師傅過世為止,每年都會展出自己的作品,而且在師傅離世隔年所出展的作品還榮獲了Uruma市長獎」。作品的標題是『渡海』,題材是寶船與海;將琉球王朝時代,為了派遣使節至中國時所用的進貢船比喻為寶船,朝向汪洋大海前進的船隻,就如同受到照顧的工作室裡獨立出戶的自己一樣;寶物則是隱喻師傅和前輩們所教導的事物和在工作室這幾年的時間與所學到的經驗。

 

加治工先生說「紅型世界裡獨當一面的職人而言,在接受挑戰時抱持著感謝的心,將古典的節奏以自己的方式重新配置」。這裡的節奏指的是紅型花色的構成和排版的方式,不論是壁毯或是日本和服的腰帶,都會因作品的形狀與尺寸的不同,而考慮到最適合的節奏。為了可以將平面世界的動態和躍動感呈現出來,用讓自己心情愉悅的節奏來畫出作品。

 

「雖然是喜歡的古典,但也有自己不適合的節奏,這時就調整自己的節奏,來表現出讓人感到興奮的世界觀,但儘管如此還是要小心以不損格調、不愧對於前輩們的原則來創作。紅型是過去王族和士族們所穿戴在身上的物品,因此即使是現在的時代裡仍非常重視紅型的莊嚴感與格調」。

 

 

加治工先生於2016年也開始在沖繩縣工藝振興中心擔任工藝技術研修的紅型技術講師,為的就是要培育出紅型技術師。

 

「因為對象不是自己的弟子,就會以對方想要做的事為優先,就算已經超過我的標準,但首先還是要以公會的認定基準為主,不斷的挑戰成長。如果已經過了認定基準,那麼就會好好地調整,接下來當然就會傳授重要的事,與現在不一樣,紅型在以前的基礎還沒有這麼完善,而在那個艱苦的時期,這些說不定是前輩們獻上了自己的性命才誕生出來的。對於喜歡美術與圖像的人來說,可能看起來是一個容易進入的世界,但這可是經過了琉球王朝時的崩壞及沖繩戰役等,克服了各種艱辛的積累,是極具深遠意味的工藝。這些想法如果能夠確實地傳達給那些不熟悉過去世代的人就好了…」。

 

「因為受到了許多人的恩惠與照顧,所以想要繼續這份工作以示報答」,談論的加治工先生預計再過不久要開設新的工作室,聽說在那裡可以染製13m長度的和服布料。現在週一到週四擔任講師,製作客人訂製的商品已經忙到不可開交,但今後他應該會一點一點增加製作的時間。

 

 

「就像現在一樣,有時會想像著如果我是在還沒有電力的時代裡,用著蠟燭燈火工作,如同以前的職人的話,會怎麼看自己的工作表現呢。詢問前輩『這樣也能說是紅型嗎』,之後請求前輩來判斷,因為這是一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世界吧。不用說以前,就算是現在,還是有許多非常厲害的師傅活躍於紅型界,雖然覺得自己正在慢慢前進,但越做越會發現前輩的厲害,誕生在這個得天獨厚的時代裡,老實說還是會覺得自己這樣就可以了嗎,在自己離開這個世界為止,還是會腳踏實地,希望盡可能靠近一點」。

 

10年後、20年後的加治工先生到底會變什麼樣呢?然後加治工先生的學生會做著什麼樣的工作呢?由知念貞男先生為首的紅型前輩們,在「那個世界」應該也很期待吧。

 

加治工紅型
地址/沖繩縣那霸市前島
信箱/kajikubingata@yahoo.co.jp
Web網站/http://kajikubingata.ti-da.net/
 
沖繩CLIP照片撰稿者 福田展也
 

Information

沖縄県那覇市前島